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奇幻玄幻 > 剑骨 > 剑骨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卷 天下大雪 第三百章 剑痴的剑道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21073;?/span>

漓江江水,剑气缭绕。

在漆黑洞天里,两只小舟,一前一后,随波起伏。

两位年轻男女面对而立,不断有冰屑破碎的声音响起。

“柳十一,我在西海修行的时候,曾经听我师父徐来提到过你的名字。”

披着?#30528;郟?#31995;着红绳的清秀女子,轻声开口,声音如清泉啷当,悦耳动听,倒是没有太多煞气蕴含其中。

“师父对我说,剑湖一脉的弟子,是我未来最大的敌手。”

说到这里,女子轻轻叹了口气,道:“如今一见,甚是失望......只有七境,你拿什么跟我打?”

声音说完。

柳十一瞳孔收缩。

整只小船,原本还算平静的船底,波涛剧烈,白衣剑痴脚底所踩的整截船头忽然高高翘起,一截纯粹由冰气铸造的剑尖捅穿小船船首,接着便是如剑林般的冰棱自江面涌出。

小船船身上。

青衣裴烦眯起双眼,黑袍宁奕面色如常。

“铛”的一声!

双手按住剑柄的柳十一,此刻掌心发力,将长气按下,剑气迸发,四周冰屑瞬间爆碎——

一袭白衣陡然射出,瞬间便贴近了那位身?#30007;?#38271;的年轻女子。

两人之间,迸发出璀璨至极的光华,栖身在山腹洞天之下的漓江江面,剑气的清啸撞击在一起,像是沉闷的龙吟。

柳十一单手攥拢长气,递剑之势大开大合,一反常态。

豪气长歇鞘中,出剑不可阻挡。

不知名的?#30528;?#22899;子,双手仍然保持着掌心按住剑柄的姿态,?#25216;?#24494;微挑起,眼神里满是漫不经心,身法极快,?#26377;?#22312;宽阔剑气的间隙之中,只能看清白色的大袍虚影。

那女子面色淡然,漆黑的瞳孔里,倒映着一道道的剑气,重归于漠然。

她并不拔剑对斩,仅仅是以自身篆养而出的剑意在虚空当中勾画,就像是以神念持笔,在虚空中泼洒墨意,于是柳十一的“长气?#20445;?#27599;一次递斩而出,下一刹那立即便有一道剑意泼洒而出,狠狠与之碰撞,砸得他动作一滞。

“那蓬莱剑修的手段,有些古怪。”丫头蹙起眉头,自己和宁奕的小船漂泊在起伏不定的波涛之中,顺延江水流向山外,光明之处。

不?#27934;?#37027;两人站在小舟上,背后已有了一点光芒。

柳十一和蓬莱女子剑修的剑气对斩,在空中撞出一蓬璀璨光华,紧接着波散开来,漓江江面炸开冰屑,蓬莱女子剑修的剑意,非但没有?#31456;#?#21453;而不?#20384;?#25955;,不断加深。

裴烦注视着那道在三尺空间内不断挪移扭动避开剑气的女子剑修,那人双手按住剑柄不曾挪动,身上气息并不急着全部?#22836;?#32780;出,而是一点一点宣泄。

“九境......甚至可能更往上。”裴烦吐出复杂的一句话来,“再往上,可能就是与曹?#24049;?#21494;红拂一个级别的十境修士了。”

“提醒你一下,姓曹的已经破开十境了啊......况且......”宁奕笑了笑,盯着柳十一,瞥了一眼西海而来的女子剑修,道:“她是十境,开什么玩笑?说是十境,就算是货真价实的九境,哪里还有闲情逸致陪柳十一过这么多招?”

这句话底气听起来并不足。

“蓬莱剑修,服用丹药修行,境界高出同辈修士,但因为根基不够

牢靠,所以?#19981;?#23548;致另外一个结果......若是不依靠外力,他们的杀力,普遍要下降一个大台?#20303;!?#23425;奕注视着柳十一的挥剑动作,若有所思地喃喃道:“我与十一在长陵交战......他的剑气境界我很清楚,身为二重境剑修,就算?#21069;?#22659;修士也占不到他丝毫便宜。西海与剑湖之间的争斗,没有理由谦让,真是十境,这一架柳十一拿什么打?”

只要不是十境,那还有的打。

剑湖宫压境修行,?#38750;?#26432;力,故而柳十一刚刚踏入后境,便身负“剑气二重境”的修为,“七境无?#23567;?#30340;名号便是因此而来。

西海蓬莱则是截然相反。

一增一减,尚?#19968;?#26377;一战之力。

“那女子似乎在酝酿着蓬莱的秘术......注意到没有,漓江江面被她剑意笼罩,她的修行境界才开始缓慢拔高。”宁奕皱眉开口,道:“你我都未曾去过西海,且大隋对于蓬莱的记载也甚是稀少,如今第一次见识,他们究竟是何手段......也只能观之看之,再做评论。”

“?#32469;?#36825;个,有一件更有趣的事情。”

宁奕顿了顿,他袖袍里滑出了两章镇气符,指尖轻弹而出,两张符箓围绕小舟,如太极阴阳一般旋转笼罩,四面江水寒气,以?#25300;?#27668;,都通通破碎开来。

与丫头相伴多时,他已经熟稔掌握了诸多符箓的用法,这里甩出来的镇气符,就是诸多低阶符箓当中的一种,功效是镇压“乱气?#20445;?#20687;是水汽,雾气,雪气,热气,都属于其中的一种,用以扫清视?#21834;?/p>

做完这一切,只不过是随手而为之,电光火石之间。

宁奕指向远方的白衣剑痴。

“你有没有觉得,这缕剑意,有些似曾相识的熟悉?”

......

......

柳十?#24187;?#33394;平静,一剑一剑,递剑而出,横扫,下切,抬剑,斜斩。

每一剑的剑势,都?#26519;?#21040;了极点。

也“愚笨”到了极点。

天下剑气,唯快不破。

而柳十一如今挥出来的剑,却非常的“缓慢?#20445;?#24182;非是真正意义上的缓慢,每一剑斩出,承前启后,看起来就像是一道连绵的光华,但放在同境修士的眼中,却太容易避开。

所有人都知道,柳十一的剑,是很快的剑。

哪怕西海的修士也知道。

但如今这样的剑,却慢的不符合他“剑痴”的身份。

?#38750;?#30772;坏力,而放弃了速度。

这样的剑,是斩不中人的。

小舟三尺贴身距离,躲闪到只剩下?#30528;?#34394;影的那位蓬莱剑修,注意到了这一剑一剑递出,停滞之处,都有剑气留存......但这位柳十弟子的剑,比自?#21512;?#35937;中慢得太多。

这是瞧不起自己么?

她并没有真正动?#30511;?#24847;去闪避。

只需要虚?#25484;?#20986;一缕剑意,戳在柳十一的“长气”上,就可以使得他的剑势歪?#20445;?#21050;向虚无。

但柳十一会立刻调整剑气方向。

于是虚空当中再泼出剑意。

短短十个呼吸间的剑气对攻,显?#27599;?#29157;而又无声。

然而柳十一的神情,自始?#26519;?#30340;平静而沉默,他单手递剑犹如握锤砸铁,掀起一阵一阵劲风。

不断调整角度。

剑气连

绵炽热。

不?#27934;?#30340;宁奕,盯着此刻的柳十一......?#26519;?#32780;又炽热的剑气呼啸之中,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30333;印?/p>

是?#26412;?#30340;?#32728;?#28891;龙。

柳十一犹?#32557;?#38081;一般的剑意,带着千锤百炼的火热和滚烫......而这滚烫意境,则是让宁奕想起了天都府邸深夜,曹燃来访,打碎自己镇神阵的那一拳。

那位白衣剑痴,负伤来到了自己府邸,对着曹燃打碎的镇神阵,进入了顿悟......然后就是面壁,以及向丫头请教镇神阵的奥秘。

柳十一的剑道......是极致的简单,也不是极致的简单。

而是?#29282;?#27490;境的去学习!

把有用的吃下,把无用的扔去,然后再化繁为简。

什么叫剑痴的剑道......这才是剑痴的剑道!

柳十一在消化那些驳杂的意境,他距离剑气的第三重境界,只差临门一脚了。

宁奕眼神有些恍悟。

下一刹那——

远方小舟。

火星四溅之中,白色大袍女子向后仰去,弯身下腰,搭建“铁板桥?#20445;?#36991;开横切一剑,脚尖仍然?#30196;?#22312;船底木板,她肩头轻颤,一缕自下而上泼砸而出的剑气,撞在长气剑尖,撞得那柄“长气”向上抛飞......看起来就要脱离柳十一单手的掌控了。

便在此时,柳十一伸出了第二只手。

双手攥拢长气!

合剑而斩!

一道璀璨如煌煌大日的光华,犹如一条赤红蛟龙,更像是一条烈焰瀑布,瞬间披挂而下。

整片漓江,骤然绽开,两人所在的小船,被这道剑气斩得支离破碎,木屑横飞而出,瞬间被西海蓬莱的寒意包裹,紧接着便被柳十一的炽热剑意?#39134;希?#30768;然炸碎。

热雾弥漫。

远方洞天,一线光明,徐徐接近。

柳十一踩在一块破烂木板上,随江逐流。

他双手将“长气”按下,一半插入水面,滚烫剑气将身下水流?#22659;?#19997;丝缕缕的赤红,向后蔓延。

不?#27934;Γ?#19968;道?#30528;?#22899;子身?#30334;?#24573;落下,落入江面之时,脚底发出了清脆的一声冰屑绽裂声音。

冰与火,各自切割一方。

飘出漆黑洞天,漓江两旁,重峦叠嶂,头顶已不是之前的朗?#26159;?#22372;,而是一片阴云。

镇气符包裹,以及细雪剑气的外御,勉强保住了宁奕和丫头的小舟。

“西境要变天了......”宁奕站起身子,神情古怪至极。

裴烦同样站起身子,她目光与宁奕一样,放在了那位落在江面上的?#30528;?#22899;子身上。

蓬莱女子剑修,一只膝盖跪伏,她一只手轻轻掸?#35828;?#32937;头,一小片衣袍,被柳十一的剑气所削落,已燃成了漆黑灰烬。

柳十一道:“你……叫什么名字?”

短暂的沉默之后。

?#25300;?#21517;,朝露。”

女子站起身子,两只手重新放回剑柄之处,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虚搭,而是缓慢加力,压得剑鞘剑尖翘起。

剑气蓄满。

大江冰封。

小船凝固在波涛汹涌的冰封江面之上。

镇气符的表面,都凝出了一层冰霜。

宁奕喃喃道:“真的是十境......怎么可能?”

(本章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39301998.com

?#21482;?#35831;访?#21097;簃.feizw.com
浙江体育彩票舟山飞鱼
广西快3中奖规则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号 期平特二码 体彩安徽11选5开奖 黑龙江体彩61中奖查询 重庆时时彩杀号软件安卓版 真人龙虎斗平台 极速飞艇冠军位走势技巧规律 黑龙江11选5开奖查询 三肖中特免费期期准 今天3d231期历史记录 快3推荐和值号码 pc蛋蛋投注方法 体彩e球彩期号 宁夏11选5今日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