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人间最得意 > 人间最得意最新章节列表

第四百二十二章 那些各有千秋的剑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21073;?/span>

都州府没有去过庆州府想来便是去过的

几个老人都从白袍男人的言语里琢磨出些味道有老人顿了片刻之后问道那朝先生是去过庆州府了

白袍男人点点头没有多说他这一辈子走过的路实在是有些多去过的地方也很多御剑天际无趣时便落下来谁知道是个什么地?#21073;?#20182;去过的绝大部分地方都不知道地名可是像是庆州府这样的地?#21073;?#20182;想要忘记倒是有些难

整个街道都是火锅馆子香辣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谁能忘记

尤其是当年他在那个地?#21073;?#36824;曾差点丧命

彼时他尚未踏足沧海虽然是一位登楼剑士登楼之中一对一自然是天下任何人都不畏惧也可以这般说当他站在某一个境界的时候他便是某一个境界的世间无敌之人

只是没有人会那么讲道理说是一对一便是一对一

他踏足朝暮境的时候便已经算是进入?#35828;?#38376;和儒教的视线所受到的袭?#36744;?#22312;少数世人只看到他横空出世便让剑士一脉多出一位剑仙可谁知道在他尚未成为剑仙的那些时光里经受了多少磨难修行与厮杀恐怕就是他经历的最多的事情

当时身为一位登楼他在庆州府碰到了两位登楼修士携带重宝的两人所求的自然是将他击杀在这里为?#22235;?#21487;能算是他一辈子最为凶险的一次战斗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就连等到之后成为剑仙与数位沧海交手都没有感觉到过

那次战斗的地点正好便是在庆州府

斩杀两位登楼之后的他差点便死在庆州府

自然对这个地方记忆犹新

想了想白袍男人笑着摇头

自己尚未行将就木怎么便如同那些老?#19968;?#19968;般回忆起当年的点点滴滴

伸手感受着火堆的暖意白袍男人靠在身旁的石?#39134;?#32531;缓闭眼倒是真的睡了一觉

山林里多是野兽自然还有山妖

在距离这火堆不远处的山林里有?#34903;?#25165;化作人形的山妖看着这边眼里尽是垂涎之意

通往庆州府的山道因为太过于?#31449;?#20854;?#24471;?#26377;多少人愿意费劲?#23454;?#23665;道多数旅客更愿意走水路只有这少数的老饕们还愿意走上这条山道

怎么样要不要出手

其中一只山妖问道

他穿了一身明黄色的衣物在夜色里有些显眼

另外一只山妖咽了口口水 有些犹豫

穿着明黄色衣物的山妖着急道咱们都有多久没有吃过人了

另外那一只山妖面无表情的说道两年多了

那还等什么

其中一只山妖跃跃欲试

他兴奋的搓着手

只是下一刻便肝胆欲裂

因为有一柄剑缓缓而来

就停在他们面前既不前行也不后退

两人根本连逃跑的想法都生不出来直接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他们虽然是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山妖但是从一生下来开始前辈们总会会对他们讲一些事情其中最重要的是事情便是什么不能惹这里面出现得最多的词汇自然便是剑士两字

更尤为强调能够御剑的剑士是最最不能惹

那些动辄便御剑杀妖的剑士哪里是他们惹得起的

?#34903;?#23665;妖跪倒在地上痛哭流涕剑仙老爷无意冒犯您老人家高抬贵手把我们放了我们虽说害过人但也不想死啊

这是那只穿着明黄色衣物的山妖在说?#21834;?/p>

这一句话一说出来便让另外一只山妖?#26408;?#32966;?#21073;?#20320;他娘的说些什么不好偏偏要说这个

这不死都要被你这句话搞死了

果不其然在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那柄剑一掠而过连剑光都没有生出便将他斩杀

然后长剑掠过之前悬停的地?#21073;?#23545;着另外的那只山妖

并无剑气外泄

只是这样悬停在原地

山妖?#26408;?#32966;?#21073;?#36330;倒在地只是不停磕头

很快地面上便出现了一滩血迹

天光渐起下了一场小雪

这一行数人都带有油纸伞唯独那白袍男人什么都没带

于是便有一女子举伞站在了白袍男人身侧

白袍男人看了她一眼看着足足要?#20154;?#30702;了一个头的女子然后接过伞遮挡两人

女子脸颊微红看着白袍男人眼里有些莫名情绪

像是她们这般年纪的女子说?#19981;?#20415;?#19981;读ˣ?#23454;在是快得很

一行人要在雪中翻过这座?#21073;?#20854;实有些难行只是要是此?#36744;?#36208;后面若是下了一场大雪便更是难?#23567;?/p>

白袍男人和那女子走在人群最后?#21073;?#32531;慢而?#23567;?/p>

女子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问道朝先生你学?#23545;?#21338;见过山妖没

白袍男人想起那柄尚未招回的古道点?#35828;?#22836;

女子有些惊讶真的

那他们是不是都是吃人的

白袍男人反问道要是山妖都吃人那我见过了他们怎么活下来的

女子轻声道兴许是朝先生有本事呢打跑了山妖哎

白袍男人笑了笑虽然这便是事实但没有细说

女子忽然说道我反正觉得朝先生不是个普通的教书先生

白袍男人平淡道这你便看错了我这辈子也就干过教书这一个行当

女?#28216;?#30528;嘴低声笑道如此这般便更是不信朝先生就只是教书先生了

白袍男人转头看向她问道为何

女子轻声道教书先生是不会说行当的

白袍男人?#35835;?#19968;声并未反驳只是脚下的步子又慢了些

女子恰到?#20040;?#30340;跟着白袍男人亦步亦趋正好时时处于伞下只是山道上有的地方宽敞有的地方窄小并不能容两人并肩而行遇到这种地?#21073;?#22899;子便要主动走出伞下去走过那一截路于是走了片刻之后便?#35789;?#20102;不少衣物

白袍男人起先并不在意只是在之后的一处狭窄山道女子一脚踏空差一点便滚落山崖幸好白袍男人伸手握住她的手臂一把将其拽?#20384;?#20043;后才感受到她的衣物被打湿了

白袍男人站在心有余悸的女子身后流露一丝剑气将湿意彻底去除之后女子忽然感到一阵暖意低头看了看衣衫哪里还有半点湿意

她转头看着白袍男人低声道朝先生你果然不是普通人

白袍男人没有多说只是做了个手势让她不要声张

再之后两人行?#21073;?#19981;管是女子站在伞下还是走出伞下都再也不能被雪落到身上

这让女子极为惊喜

上了山顶之后便要从另外一边下山

只是?#20185;?#21644;下?#21073;?#23601;不可同日而语了

一眨眼前面的数人就已经走了老远白袍男人依旧不紧不慢

女?#28216;?#36947;朝先生是江湖大侠还是山?#20185;?#20185;

白袍男人直白道山上人

他要说些什么从来都是随自己心意而已

女子惊讶不已那朝先生就是那种有一肚子学问本事又大得很的山?#20185;?#20185;了

白袍男人摇头不是

女子听了这么个答案便更是惊讶不是

白袍男人继续说道我练剑

女子有些开心的说道那就是说书先生嘴里的那种能够御剑千里的剑仙了

白袍男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倒是问道看起来你的家世该是饱读诗书的人家为何喜好剑仙而不羡慕那些有一肚子学问的读书人

女子歪着头想了想不清楚只是小时候几个哥哥舞刀弄枪爹爹便让他们好好读书可我却是极为?#19981;?#20043;后长大了看到那些带着刀剑的大侠们我就很欢喜听了说书先生的那些故事便更?#19981;读ˡ?/p>

至于读书反正爹爹也说我这个笨丫头读书不厉害那就懒得读了呗

白袍男人嘴角有些笑意然后便摇了摇头像是你们这般的女子还是要好好读书?#19981;?#37027;些不着调的剑士并不是好想法甚至于以后嫁人最好都是嫁给读书人江湖大侠也好还是这些所谓的山?#20185;?#20185;也好都不见得会真心?#38405;㡣?/p>

女子吐了吐舌头一点都没有觉得朝先生说的是对的

白袍男人倒也不去继续多说萍水相逢觉得她还算是个不错的女子那便多说几句并不寄望于她会因为自己做出什么改变

前面数人已经走了很远女子若有所?#36857;?#20043;后再行过几?#21073;?#20415;张口问道朝先生有?#19981;?#30340;女子吗

白袍男人看向她坦然道有过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今日怎么这么多话而?#19968;?#26159;对着一个女子

提起他?#19981;?#36807;的那个女子他口中的许多年了那自然是以百年为单位记载的

女?#26377;?#30528;问道她是何方人氏

白袍男人说道或许是庆州府或许是都州府的谁又说得清楚呢

说到这里白袍男人才总算是想起了一件事情原来自己是庆州府的人那女子应当也是怪不得当年她的嘴巴有那么厉害

只是那女子早就已经化作?#23601;?#23601;连转世都不知道过了几世他却还风华正茂这找谁说理去

女子走在前面问道朝先生吃完了庆州府的火锅会不会去都州府反正你们这种山?#20185;?#20185;应当是很多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

白袍男人想了想然后说道我是庆州府人氏

这句话的意?#36857;?#20854;实发散出来有很多意?#36857;?#22823;概是说我是庆州府人氏所以才想着重回?#23454;أ?#21507;了火锅是因为有故土的味道我是很忙的人没有时间再去什么都州府

只是这些意思并不能通过这一句话表露出来因此女子没有能理会这里面的意思

她只是笑道那你一定很能吃辣

白袍男人摇了摇头已经数百年没有怎么吃过东西的他其实早已经不知道辣味是什么味道

女子再?#20063;?#21040;什么话来说只是低着头说道朝先生说自己练剑可是没看到见

白袍男人看了她一眼招了招手

那柄还悬停在那山妖面前的古道掠过到他身侧

一直在磕头的那只山妖抬起头看着那柄剑不知所踪泪流满面这能够活下来真的是幸事了

多谢剑仙老爷高抬贵手

他扭头看了看身旁的尸体然后小心翼翼的搬起来缓缓离开这里

这样有一剑悬在身侧他便真是像一位剑士了

女子仰着头希冀说道朝先生能不能御剑带我一程

白袍男人觉得这女子的要求有些过分?#24613;?#25298;绝可想了想却是还点了头

古道悬停在身前白袍男人抓住女子的手臂然后站在了剑身上

心神所动御剑而起没入云端

从山林掠过尚未没入云端的时候正好之前数人当中有人抬头去看天际

瞧着这一幕那人惊骇道爹小妹在天上

御剑穿过云海来到庆州府的城里只用了极短的时间

当然这还是白袍男人刻意控制住速度若是全力只怕那女子当即便要被吓死

即便如此女子也还是被吓的不轻

站在街道上白袍男人主动说道我好像记得这里有家老字号不知?#32769;?#22312;还有没有

女子自信的说道庆州府里的火锅馆子都是越久越吃香应当是还在的

白袍男人没说话他要是告诉她这是他好几百年前碰见的馆子女子可能便不会那么笃定了

越久越吃香这个时间也有上限这数百年过去了不知道要经历什么要是一不小心的天灾**随时都可能会断了传?#23567;?/p>

只是这一次或许是很?#20197;ˣ?#37027;家老字号馆子还在

而且因为是寒冬的?#20498;剩?#24182;无太多客人

白袍男人挑了二楼的一个?#30475;?#20301;子女子自告奋勇点了一个红汤

庆州府的火锅以往只有辣的可是随着后来人越来越多火锅的名头越来越响外地来的人也越来越多才渐渐有了鸳鸯锅一半白汤一半红汤

只是即便再这般也没有白汤

依着庆州府本地人来说那便是鸳鸯锅是最后的底线

火锅很快便端了?#20384;?#27987;郁的红汤开始在锅里翻滚

女子看着白袍男人夹了一块毛肚放在锅里这才问道朝先生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白袍男人盯着火锅里平静道朝青秋

女子一拍大腿高?#35828;?#25105;知道

朝青秋看着她没有多说

宋?#25103;?#23376;曾经写过一句诗?#23567;?#23572;年逾二十文采照青秋朝先生这名字应?#26412;?#26159;出自其中了

朝青秋没有说话只是夹起一块毛肚吃了一口

朝青秋撤去一身剑气很快便被辣得满头大汗

女子后知后觉的惊讶道朝先生你不能吃辣啊

太久没有吃过了

女子夹起一条鸭肠随口问道朝先生是山上的神仙会活很多年吧山上的仙子就没有一个看的顺眼的

朝青秋说道都看的顺眼只是都不入眼

女子替朝青秋夹了一片牛肉然后好奇道朝先生你还是钟意最开?#35760;?#24515;的女子

朝青秋没有半点遮掩只是说道练剑之后并未想过这些了只是重游?#23454;أ?#20415;忽然想起了

女?#26377;?#30528;说道那还是情意藏在心间不然不会如此的

朝青秋笑了笑没有说对也没有说不对

女子试探问道朝先生有没有想着再找人相伴

朝青秋看向她你说是找你

女子只是一瞬间便脸颊通红她哪里知道朝青秋会这么直白

不过片刻之后她还是抬起头?#38505;?#30340;点?#35828;?/p>

朝青秋问道只相识一日便想着要与我相伴终生未免不觉得儿戏了些

女子摇?#36820;?#26377;的人看一辈子也看不透但朝先生我总觉得看一眼便已经够了

朝青秋说道这是一句不太好的废?#21834;?/p>

女子盯着朝青秋朝先生觉得如何

朝青秋平淡道我只想吃火锅

女子却是有些直接直接便按住朝青秋的手?#38505;?#35828;道朝先生我真的不差的

朝青秋原本想着收回手可在她一只手搭在自己手上的同时有一股剑气便已经进入经脉之中?#35762;?#20102;这女子

朝青秋微微失神

这些年练剑他?#28216;?#24819;过有一日能碰见她也?#28216;?#29983;出去找他的想法可是这?#20992;?#36716;转谁知道还是见到她了

即便是存了这个心?#36857;?#22905;转世谁知道过了几次这世间这般大人这般多要找岂不是大海捞针哪里有这么容易

可为何偏偏又碰到了

朝青秋看着她神色复杂最后只是说道有缘无分罢了

那位身在登楼境的女子剑士在离开妖土前往山河与李扶摇分道扬镳之后便一个人御剑前往南海同北海不同南海存在的时间不知道要比北海多多久

只是论大小北海宽广修士们境界不够甚至都不能横?#26432;?#28023;而南海则是要小得多海上多?#27827;e?#22823;大小小林立其中

这片海域并不属于三大王朝的其中一座因此许多野修都隐居在此处或是闭关潜修或是建立宗门开枝散叶

南海上有一座?#27827;凶?#39134;仙?#28023;?#26159;多年前一位练剑的野修的藏身之处那位野修也算是天?#39318;剑?#22312;没有师承?#37027;?#20917;下凭借一本剑经一?#35762;?#36208;到如今的春秋只是所学并不算是剑士一脉的剑道所以杀力无法匹敌剑士可对于这些野修来说只要是拿了剑便算是要比普通修士高出一截所以当这位进入春秋的剑修踏足飞仙岛之后南海诸岛便对飞仙岛敬而远之都知道招惹不起于是便不敢招惹

这久而久之这南海上那位?#20828;?#20027;的名字便越发响亮

甚至还有人说这位?#20828;?#20027;便是这南海的第一修士毕竟一位春秋境的剑修绝对是有资格了

可谁都不知道这位已经差不多百年没有离开过南海的飞仙岛主今日却是启程要御剑离开南海前往某处了

至于原因更是无人知晓

在南海上空的云端里

那位喜?#20040;?#19968;身白衣的?#20828;?#20027;正御剑站在云端看着前面那个坐在剑上的女子拱手说道前辈交托之事晚辈一定尽力而为

女子穿了一身月白色衣衫上面绣着金丝

他看着这位自己只凭一本剑经便成就如今这个境界的剑修平静道叶飞仙丑话说到前面他要是死了你的剑经也就没了

叶飞仙盯着这个女子面容上有淡淡笑意数日之前这个女子御剑来到飞仙?#28023;?#35828;是要和他比剑他叶飞仙作为这南海的第一人自然对于这个同样用剑的女子有着极大的兴趣

可是刚?#20154;?#25300;剑出鞘的时候便觉得对方身上有一股凌厉剑气完全不是他能够抗衡的这一场比剑不出意外便是他落败了

这让叶飞仙有些惊骇他已经是春秋境的剑修即便对方是一位剑士只要不是登楼境便不该这么快便能够让他落败

可世间什么时候又出了一位登楼境的剑士了

要知道山河这边除去剑山老祖宗许寂便再没有听说还有一位另外的登楼境剑士了

现在山河之中都在猜测那位剑山老祖宗早已经逝去这又是从哪儿冒出的一位登楼剑士

而?#19968;?#26159;一位女子

依着南海的规矩若是有人登门挑衅也好还是?#20889;?#20063;好只要是应战了输的一方便要将?#27827;?#35753;出可实际上那女子却是没有半点想法要占这飞仙?#28023;?#21453;倒是问叶飞仙愿不愿意随她学剑

叶飞仙已经练剑百年一直都并无师承走到了如今这个地?#21073;?#23436;全可以说只靠他自己一个人而已与旁人没有半点关联这个时候要让他跟谁学剑其实他内心也是不能接受的只是他踏足春秋之后却也是感到了一种无力感看着登楼就在眼前却是?#20063;?#21040;跨过的契机

之前是觉得没有与那般境界的剑士比剑可这世间的春秋剑士都难寻他又到?#26410;?#21435;寻一位登楼境的剑士

这一次碰见了却是对方要收?#21073;?#21494;飞仙如?#25991;?#21516;意

似乎之后那女子也看出了什么并没有坚持只是以一本剑经作为报酬想要叶飞仙去某地帮某人挡一次?#21482;?/p>

叶飞仙只是知道那人的画像以及有可能身在延陵除此之外姓名境界一概不知

谈?#23383;?#21518;叶飞仙就要在今日启程前往许久没有踏足的陆地

临别之前自然是先见一见那女子才是

女?#26377;?#30629;他一眼平静道练剑也好还是别的什么修行也好闭门造车不是大道看看世间其他风景对于剑道有裨益要是运气不错能碰上一两位前辈指点便更是不错机缘也是如此要伸手去抓我辈剑士腰间只有一剑这?#21482;?#21040;底不适合现在这个世道

她似乎越说越生气最后更是破口骂道为何非要在你们这些练剑的修?#21487;?#19978;说一句剑修又说我们是剑士都是练剑的称呼不同有意?#36857;?/p>

叶飞仙苦笑不已这种事情是山上约定俗成的事情哪里是一个两个人说改便能够改的

女子坐在剑身上感受着海风拂面平静道这个世间登楼境的剑士至少还有三两位你要快一些?#20185;希?#33509;

是以后山河要乱还要靠你们

叶飞仙点?#36820;热?#33136;间有一剑自然便知道其中责任

女子点点头然后便若有所思

叶飞仙问道前辈离开南海之后要前往?#26410;?/p>

女子看着远处平静道到处走走看看有没有愿意做我徒弟的

叶飞仙有些?#38480;危?#21482;是笑道那祝前辈早日找到衣钵传人

女子冷哼一声显然是不太开心站起身之后没有多说便御剑而走

很快在叶飞仙眼里只剩下一道白痕

叶飞仙看了看?#36335;?#39134;仙?#28023;?#28982;后叹了口气御剑离去

朝风尘这一次那座门派待了一年多便领着那枯槁老人离去只是离去之前理所当然的?#28909;?#21507;了一顿火锅

不知道是因为他本来就?#19981;?#21507;火锅还是因为李扶摇之前带着他吃过几次反正他是爱上了这个味道

枯槁老人还是?#19981;?#37027;个皇后亲手做的糕点

对于辛辣的火锅没有半点想法

看着朝风尘动筷他没有半点表?#23613;?/p>

枯槁老人境界提升得很慢之前是朝暮境现如今还是朝暮境虽然他都已经向面前这个男人询问了好几次剑道上的疑难虽然都得到了解答可是还是没有能让他破境成为一位春秋境的剑士

朝风?#22659;?#20102;一块黄喉然后说道你看起来有点笨

枯槁老人看向朝风尘刚刚才举起来的筷子这又放了下去你这个?#19968;P?#26412;来便是天底下难得的奇才谁知道你上辈子是个什么走的这么快就算了你还想着世间全部人都和你一样走的那么快

朝风尘没有理会枯槁老人言语里的无奈只是自顾自说道我?#19981;?#21507;火锅或许不是庆州府人氏就是都州府人氏

枯槁老人皱眉道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朝风尘说道因为我想知道某人到底是哪里人氏

他说的某人自然也不是别人只能是那位境界最高的朝青秋他虽然是朝青秋的一缕剑气知道许多次朝青秋也知道的事情但实际上有些朝青秋都想不起来的事情他也是一样想不起来?#28909;?#26397;青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地方的人他自然是也不知道

枯槁老人一?#26412;?#24471;他是某位剑?#26469;?#23478;转世自然也就觉得他口里的某人应当是他前世

朝风尘知道枯槁老人在想些什么没有点破

之前他几?#38382;N剑?#26397;风尘都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并未露出什么?#26222;?#23454;际上要让枯槁老人知道他和朝青秋的关系实际上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这些事情说和不说都没有意义

枯槁老人吃了一块水煮南?#24076;?#35273;得是有些甜然后问道我们这趟还要往哪里走你现在已经跨进春秋除去登楼境的修士没有人再能拿你怎么办了咱们要不要去做些什么大事

朝风尘问道什么大事掀翻学宫的道统还是去?#21015;?#23665;看看

枯槁老人嘿嘿一笑?#21015;?#23665;之前那位剑仙去过咱们再去指不定就被追着打不值得至于学宫你真的打算去不怕那些读书人给你讲道理

朝风尘说道就怕他们不讲道理

枯槁老人一脸?#25932;?/p>

朝风?#22659;?#20102;一口毛肚感受着那份辣味平静说道这毛肚看起来不太正宗

枯槁老人说道你还真是庆州府的

朝风尘摇摇头谁知道呢

枯槁老人呸了一声觉得有些无趣

朝风?#22659;?#23436;最后一筷子牛肉站起身来平静问道?#28909;?#26377;一人到了非要离开人间不可的地?#21073;?#20320;猜他会用剩下的时间来做些什么

枯槁老人问道你说朝剑仙

朝风尘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枯槁老人又试探着说道那?#28909;?#26159;一定要离开人间那肯定是想着去想去的地方看看纵然有多么厌倦人间到了最后一定会有些眷念的

朝风尘点?#36820;热?#22914;此那我们去庆州府?#20254;?/p>

枯槁老人问道去那个鬼地方做什么

朝风尘笑道什么?#20982;?#39740;地?#21073;?#37027;个地方可是某人的家乡他?#28909;?#35201;离开人间了肯定会去看看的

枯槁老人问道是朝青秋

朝风尘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倒是说道忘了说了我也是庆州府人氏

是啊再怎么说他也是庆州府人氏啊

自从佛教彻底离开山河之后便再也没有人在山河之间能够看见任何一间?#26053;?#20197;及任何一个和尚除去偶有佛教派?#37319;?#20154;来到山河这边之外

可当你穿过那座高大的斜雨山之后便算是彻底离开山河来到了佛土境内这片紧邻山河的佛土其实并不限制外人来此只是儒教和道教有意识的?#38469;?#38376;下弟子才让佛土那边少有三教修士即便是有修士也不过是些野修

佛土不仅仅全是僧人若是全是僧人又不许嫁娶那么恐怕要不了多久这个地方人便要越来越少那座佛国立于佛土法度和三座王朝大同小异只是有一点佛教自然是国教僧人的地位也是极高的甚至有一些大事悬而未决便都是交由灵?#35762;?#20915;的

人人都知道灵山上有两位圣人是佛土里至高无上的存在

而除去那两位圣人之外佛土只怕最为出名的就是那位以博学闻名于世的禅子了

禅子远去山河?#20004;?#26410;归有许多僧人都有些?#23492;?/p>

普通百姓也都是如此

在那座佛国边境有一座羊城是距离山河最近的一座城池里面长年累月汇集了无数修士只是大多都是野修在佛国这边几乎没有争斗因此不说军队就连官府的捕快都极少要是有野修在这边犯事自然有大德高僧出手每一座城池都有一座?#26053;?#36825;座羊城里有一座金莲寺住持是一位朝暮境的修士佛法深厚足以镇压羊城里发生的大大小小事情

前些日子羊城里来了一对夫妇男人微胖腰间悬剑妇人容貌出?#21097;?#20063;是腰间悬剑两人一入城便被?#21497;?#22312;此的一位野修盯上那位野修在羊城多年根基深厚多年以来做些抢掠的勾当只是没有害人所以在那位住持眼皮子底下都还是算是安然无恙可是这一次碰见这对夫妇之后却是失手了

当日黄昏那个野修在某条小巷想要出手却不知道为何尽是片刻便被那男人一剑斩杀在此

据见到那天场景的路过修士所见当时只见到一道剑光于是那个人便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

要知道那位野修其实是一位朝暮境的修士平日里就是依靠修为才能够在羊城里胡作非为可是这一次竟然连反抗之力都没有便被那人一剑斩杀了那这样说起来那人应当是一位春秋境的剑修才对

至于是剑士他们不敢想

这佛土出一位剑修都极为难得怎么可能还有一位剑士

这是多少年没有看见过的事情

有人身死自然便惊动?#22235;?#20301;住持于是在第二日清晨那对夫妇便被僧人带进了金莲寺里住持大师法?#26049;部?/p>

给那对夫妇沏茶之后直白问道两位施主当日可是你们下的杀手

微胖的男人一直握着女子的手听到?#37096;?#21457;问就要想着反驳旁边的女子已经开口正是我夫君出的手

?#28909;?#33258;己的?#22791;?#20799;都这么说了男人也就只能闭上嘴巴

?#37096;?#21452;手合十说了一声哦弥陀佛然后说道那人虽然有罪但也不致死上天有好生之德两位施主未免性子太过于急躁了

女?#28216;?#31505;道我这夫君平日里还是极为讲道理的只是那日出现辱我夫君实在是不能忍便出剑斩之我这妇道人家总不好拦着事后也不好骂他甚?#21015;?#37324;还是有些开心的

女子这一番话可以说是极为坦诚了就连?#37096;?#19968;时间都有些不知所以

女子继续微笑道我们夫妇这趟前往佛土并非是存了什么杀人的心只是想到处看看于夫君剑道有益并非有意杀人还请大师见谅

?#37096;?#28857;点头?#38505;?#35828;道?#28909;?#20004;位施主并未存了什么杀心这桩事情便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希望两位施主日后行事要三思而?#23567;?/p>

女子点点头定然如此才是

?#37096;?#30475;了一眼男人不再多说都是场面上的话而已那个男人不管是剑士也好还是剑修也?#30504;热?#26159;能够出剑斩杀一位朝暮境的用剑之人他丝毫不怀疑若是没有讲对一些话这男人会对他出剑他也不过是个朝暮境要是?#30340;?#20154;铁了心要杀人他能拦得下

拦不下的

他钻研佛法那么多年眼瞅着便要有资格前往灵山聆听佛法要是?#20197;ˣ?#34987;两位圣人看上也不是没有可能留在灵?#35762;?#31109;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并不想节外生枝

他站起身双手合十笑道?#28909;?#22914;此两位施主就此离去便是以后记得多行善事

男人至始?#26519;?#37117;没有说话听到这句话之后也就是站起身牵着女子的手走出金莲寺能让他这样一位登楼境的剑士活的如此随意的也就只是自己身旁的这个女子才有这个能耐了

走出金莲寺女子忽然说道周青要不咱们上灵山看看

周青看了看女子?#39134;?#30340;木钗神情有些古怪要是上灵?#21073;?#20250;不会被认为是在挑衅

女子?#35835;?#19968;声随即说道咱们去看看又不惹事

周青摇摇头不太好要是被那两位圣人盯上?#20063;缓么?#36208;你

周青这辈子不行险事并不是因为他自己胆小怕事反倒是不愿意让那女子处于一丁点危险的局面里而已

他能够解决的事情不叫什么事情

就是他不能解决的事情周青才怕

要是说把他的性命拿出去他觉得没什么可是要有可能让那女子身处?#31449;?#36825;种事情他一定不去做

本章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39301998.com

?#21482;?#35831;访问http://m.feizw.com
㽭Ʊ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