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最新章节列表

第四百三十五章 拯救向师兄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张师兄,你不是说,今天晚上拜师吗?”我决定不按她的套路出牌,直接把问题引向关键点。

“?#21069;。?#25105;跟师父说过,但今天这个日子太好了,估计要拜师的人特别多,我再帮你争取一下,估计?#23567;!?/p>

“今天日子很特别吗?”

“你看到的,今天是法会,最灵验的。如果你要求什么,就今天这个日子,最好的了。”

我当然不能说我求什么,因为这是个话口子,一旦深入,她就是探听我的隐私,为可能的师父预测,打下基础。

“?#28909;?#36825;么好的日子,恐怕要多给供养了。”我装着很迷信很真诚的样子。

“主要是看你的心,在佛门,诚心很重要。你的心有多诚,成果就有多大。”

我心想,这个诚心,怕不是用钱的多少来衡量的吧。但是,我必须把样子装好。

“对对对,张师兄,你说得对。我得下去转点钱,听向师兄说,下面有一个镇,不远,有银行,是不是?”

“取钱倒用不着,可以刷卡的。”

“不行,不太正规,况且,我卡上的余额也不清楚,我得查一查,不够了,?#19968;溝么?#30005;话,让别人给我多转些。要不然,见了师父,想多给点,结果刷不出来,那不是尴尬了?”

“那倒是,要不然,?#39029;?#20102;饭,陪你下去?”

“张师兄,你太?#25512;?#20102;,不敢不敢。这么多人要管理,这大的活动,没有你怎么行?不知道向师兄有没得事,上午如果他?#24187;Γ?#35753;他陪我,带带路也?#23567;!?/p>

“他没事,他没事,我让他陪你。”

我们在往回的?#39134;希?#24352;师兄问我:“你跟向师兄,倒很谈得来的哟?”

“忘年交,不晓得什么原因,我跟他就是比较亲近。”

“那就好,他是个老实人。”

回到宿舍,我发现,大多数人,都朝饭堂去了,但向师兄还在等着我。这让我很感动,他确实很关照我。

我们三人一起出去,往食堂赶,张师兄叫我走前面,她与向师兄在后面,他们不知道在说些什么,?#39134;?#30340;人很多,声音也比较杂乱。但我猜测,大?#24597;?#26159;,给向师兄布置任务。

吃饭过程中,本来大家都很安静,但中途时,我发现,张师兄又?#37027;?#25293;了拍向师兄,他们俩又出门谈了一会。我装着什么都没看见,吃饭打开水的事,主动做完。

法会即将开始,所有人,都往大殿方向去了。我跟向师兄俩在一个屋子里,准备出门。但计划中,有一个环节很关键,必须争分夺秒。

我努力地翻着我的大包,掏出一些东西,?#36335;?#22312;找什么东西。然后,又上床,在上铺上,翻开被子枕头,寻找。

“你在找什么东西吗?”向师兄终于问到。

“我钱包哪里去?#22235;兀?#38065;倒无所谓,身份证也在我身上,但是,我的银行卡在里面。”

向师兄估计也急了,“是不是掉在我床里或者地上了?”他也帮我找了起?#30784;?/p>

我?#36335;?#24819;起了什么一样,突然说到。“完了,估计在那条?#39134;稀?#26089;上跟张师兄转路时,我掏过口袋,是不是掉在?#39134;希?#37027;就麻烦了,估计被别人捡了。”

“不会,我早上一般没人走那条路,或许还找得到。”

“找不到也没多大关系,反正身份证也在,到银行去挂失,明天后天补办就?#23567;!?/p>

“不是当天就可以补办的吗?”向师兄问到。

“不一定,乡镇都是小储蓄所,他们估计要拿到县城,得过一两天才会下?#30784;?#22914;果这镇上没我那个卡的银行,?#19968;?#24471;要到县城补办才行,或者回重庆。”

“那就麻烦了。还是去找吧,免得节外生枝。”向师兄说到:“要不你继续翻你的包,万一在包里呢??#39029;?#21435;,那条路我熟悉,我去帮你找。”

“那就谢谢了,向师兄,找不到也没关系,得多耽误些时间而已。”

“尽量找到,不然耽误你今天拜师。”他一边说一边出门了。

他一出门,我就迅即给小黄打?#35828;?#35805;:“过来,按计划进?#23567;!?/p>

小黄已经躲藏在卫生间里,听到指示,马上过来,背着我的大包,出门后,立即从侧面一条小路溜了。这条路,昨天晚上我们就已经规划好了的,我们准备在小镇上会合。当然,钱包,就在我的?#36335;?#37324;。

当小黄避开那些专心开法会的人群,消失在小路一边的山洼时,我觉得,我该面对向师兄了。

?#23545;?#30475;到,他还在路两边仔细寻找,我快步路过去,说到:“找到了,向师兄,找到了。我昨天晚上没放好,把它放进我包后面与壁柜之间那个缝隙里了,把包拖出来,就看见了。我拿出皮夹,向他晃了晃。

“哎呀,找到就好。”他快步向我走来,脸上堆满了舒展的微笑。此时朝阳虽然在雾气之外,但光芒仍然照耀着这个老实的人,他身上有光。

我假装第一次看见这条路,还有一条小路,通向下山的方向,问到:“这条路通哪里呢?”

“跟下面大路是连着的。”

“那我们就从这里下山吧,节约时间。”

他想了想,“好吧?#20445;?#25105;们就一起顺着这条小路,向山下的公路走去。之所以跟这样走,也是避免与小黄走的那条路有交集。毕竟我那个大包太显眼,向师兄估计看见了,会怀疑。我的大包虽然不重,但身材单薄的小黄,我对他负重前行的速度,没多少信心。

每到一个地方,我都有一个习惯,就是观察和熟记地形。这其实是部队带给我的习惯。充分利用地形地物,是战术的关键。而周密细致的观察,是一?#34892;?#21160;顺利的基础。

况且,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如何迅速地让?#32422;?#24515;里有数,除了观察,别无它法。这几条小路,本来在四川山区就非常常见,不需要作过多判断,我就知道它的走向。

一般到一个山区,尤其是陡峭复杂的山区,一般附近只有一条正规公路,这?#32321;?#20102;基本地标。但是通向这条公路的小路,却有很多。其实,顺着山脊与顺着山谷是一样的,都可以找到通向那地标的路径。

?#28909;?#26152;天来的,是顺着山?#20272;?#30340;,但?#28216;?#20204;现在走的山谷,下去仍然可以到一个地方。只要山脊与山谷,始终保持视线上的通视,那么,你就不会走偏。

而小黄下山的路,是从背后绕过这个寺庙,然后从山脊另一边的山谷下去的,与我们的视线不相通。但到了大路,我们就有可能汇合。所以,他先走,我必须在后面跟向师兄?#24597;?#33050;步,免得过早碰上。

“向师兄,你专门来开法会的,为我的事,把你耽误了,不好意思啊。”

“哪里话,我们俩有缘分,你昨天上午在?#39134;希?#19981;是第一个跟我说话的嘛。”

“也不能这样说,向师兄,按年纪,你应该算我的长辈了。这样麻烦,把你?#32422;?#30340;事耽误了,?#19968;?#26159;不好意思。”

“莫?#30340;?#20123;,都是学佛的人。况且,陪你,也是张师兄交给我的任务,何况,这一天接触下来,你是个好人,我看得出来的。”

“你今天真没事?”

“张师兄安排的事就是事,法会那些,我也不懂,是凑热闹的,反正人多,不差我一个。”

“那我们就走慢些,你年纪大了,怕摔了。”

“没事,山路我走惯了,不会的。”

“我们边走边说话,也不觉得累,反正时间多,慢些好。”

“那倒是,急走快但走不长,缓走慢,但走得长。”

“有道理。”

我其实是想多拖些时间,一来多了解这山上的事情,二来也避免与小黄撞上。

“老实,昨天忘了问你,小庄,你究竟是干什么的呢?”

果然来了,估计这才是他最重要的任务。

“我原来是做生意的,后来生意做不下去了,想散散心,把?#32422;?#25918;空一?#38382;?#38388;,今后再做事。毕竟,世界上的钱是赚不完的,人还得找点意义。”

“你一个人出来,不怕家里担心吗?”

“我没有家,我是达州的人,父母都去世了,所以,现在觉得,生活没多大意义了,学佛,也是找意义的。”

“不对啊,小庄,像你这样,又年轻又有钱的,虽然父母不在了,但找个好?#22791;荊?#27809;得问题吧,怎么不成个家呢?”

“成了,又离了。反正,是不合适吧。”

“没小孩吧?”

“有小孩,那就不好离了。毕竟,孩子是?#32422;?#30340;,怎么能够让他受苦呢?”

“你说对了。小庄,我就是这样的。我起码起过一百?#21355;?#23130;的念头,最后都因为孩子,忍了。我这一辈子,过得不清爽,你是年轻人,不要像我这样。我们那时候,是被现?#24403;?#30340;,没条件?#26434;桑?#29983;存都不容易,过一步算一步的。”

要说,我说的都是实话,他说的也是实?#21834;?#27491;因为我们彼此没有欺骗对方的心,所以,我才下决心,确认这个寺庙的问题,如果有问题,也得把他拯救出?#30784;?/p>

“向师兄,你来学佛,是真信佛吗?”

这是一个关键问题,也可看出向师兄的成色。

他想了想,叹了口气,说到:“我也说不上是真信,因为佛在哪里,我也没看到过。但是,我宁?#36214;?#20449;。”

“为什么呢?说来听听嘛。”

“假如人死了,什么都没有了,那我这一生受的苦,付出的辛劳,岂不是会都白费了?现在,?#19968;?#23478;老婆不待见,子女也怨我没本事,其实,我也尽了?#32422;?#26368;大努力,但努力的价值在哪里呢?按说,我自认为?#32422;?#36825;一生没做多少亏心事,不应该啊?如果真有佛,这一生我受的苦,偶尔做过的好事,在下一世有一个好的回报,那不是,我所做的一切,就变得有意义了?”

他这是典型的我?#25954;?#25152;以我相信的思路。我不好告诉他,他这?#20013;?#29702;上不?#25954;?#25215;认沉没成本的错误,我不好直接跟他说,他所崇拜的师父,是一个骗钱的师父。因为,前者要告诉他,会打击他人生的意义。后者要告诉他,我需要更多的证据。

“昨天你说,你的风湿痛好些,是与学佛有关,还是与心情有关?”

向师兄是个老实人,但他更重要的?#20998;?#26159;,不仅对别人老实,对?#32422;?#20063;老实。为确认,我提出了以上问题。

“不好说,小庄,有时,我宁?#36214;?#20449;,是与学佛有关。但是,我也思考过,是不是与我退休后,离开江边码头,离开机修汽油有关呢?毕竟休息得好,也能让病痛缓解。是不是我参加这个学佛的团体,让我可以每个月离开家庭,有一个轻松的人际环?#24120;?#24515;情好些有关呢?或者说,像我们今天这样,?#20449;?#21451;聊天,看着这些青山?#23433;藎?#20146;近大自然有关呢?这不好说。”

实在人,不骗?#32422;?#30340;人,此时,我把向师兄,当成可以相信?#36884;?#37325;的一类了。

许多人学佛学道后,?#19981;?#27450;骗?#32422;海?#20598;尔梦见神仙,就说?#32422;?#26377;神仙附体或者说神仙托梦,但向师兄,却能够正确看待?#32422;?#30340;情况,这是很了不起的。

子曰: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正确看待他人,其实是比较容易的。正确看待?#32422;海?#21364;非常困难。因为感情因素和我执,让你无法做到旁观者清。如果是你,是谁在旁观?#32422;?#21602;?难道,人有第三只眼睛?

所以,智,是聪明人的事,只要留心,总能?#35805;?#24471;到。但明,这个层次就高多了,大多数人都做不到了。我不太懂佛法,但看过一些书,知道一些原理。我知道,不欺骗?#32422;?#30340;人,是最有佛缘的人。

“那在你看来,你参加这个组织,最大的享受或者收获,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应该算是心理上的吧。毕竟,我们从小就是生活在集体中的,小时候是父亲的单位宿舍,后来?#32422;?#20063;有?#35828;?#20301;。退休后一个人,在街上都不知道?#32422;?#35813;干啥,我们这一代人,像你这样独自一人出来游荡,是不?#19978;?#35937;的。”

“你的意思,是找个集体,有一?#20013;?#29702;上的需要?是不是觉得身边人多,反而有一种安全感和舒适?#24515;兀俊?/p>

“应该是这样,人多有人说话,做事时,不需要?#32422;?#21160;脑筋,反正随大流,这比在家,烦柴?#23376;脫我?#22909;多了,何况,家里还有一个唠叨的老婆子。”

这是他们那一代典型的心理习惯,人离不开集体。因为按他们当时的情况,一个没有单位的人,是最为悲惨的。当个体生存能力低的时候,你就必须在集体中抱团取暖。并且,在这种取暖过程中,渐渐去除了?#32422;?#30340;个性,当一个集体的螺丝钉,虽然不精彩,但至少安全。

而今天这个时代最?#25353;?#30340;意义,就在于增强了个体生存的能力,年轻的一代,有这样的机会,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23567;?#24403;你保持个性,不愿望随大流时,社会也能够容忍。

遇到向师兄这样自知的人,你都不忍心绕弯子,我相信,他是能?#24187;?#23545;?#32422;?#30340;人。一个人有气质面对?#32422;海?#23601;有气质面对所有人。

在大?#39134;?#36208;了半天,离小镇也不太?#35835;耍?#25105;必须提出最关键问题了。“向师兄,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想回答就答,不想回答,就算了。”

他突然停下脚步,正面看着我,他知道,我这问题的严肃性。“你问吧,小庄,我是个什么人,你估计有数。”

这话等于交?#35828;祝?#20182;会据实回答的。

“张师兄交给你的任务,是不是除了给我带路,最主要的,是让你打听我的隐私?#36884;?#20307;情况?并且要求,?#36739;?#36234;好?”

我已经看得到那个镇子的街道了,但此时我更为注意的是,向师兄的表情。他明显吃惊地看着我,?#35835;?#21322;天。

“你怎么知道?”

“她是不是还要让你探听,我究竟有多少钱的人?我究竟想求菩萨保佑什么?我有什么难处?”

他只是在点头,说不出话?#30784;?/p>

“你怎么想,这事?”

向师兄好半天没挪一步,反应过来时,才说到:“都被你说中了,你是怎么猜到的?”

“你先不管我是怎么猜到的,你把张师兄跟你说的,能给我说一遍吗?”

他想了想,说到:“我是个老实人,也笨,小庄,我不?#25954;?#39575;你,张师兄就是这样给我安排任务的。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毕竟,她是领导,听她的就行了,要不然,我怎么在这个集体混?她怕我记不住,后来又跟我强调,我要了解的内容。”

“她是怎么强调的?”

“要我打听,你差什么,有什么,有多少,求什么。就像你说的,?#36739;?#36234;好。她还说,从昨天来看,我跟你有缘分,谈得来,只要我多说?#32422;?#30340;事,你就会说出你?#32422;?#30340;事。但是,我昨天跟你说的?#32422;?#30340;事,没假话,你得相信我。”

果然是个实在人,现在,这种人不多了。

“向师兄,我没看错,你是一个真正的好人。你觉得,她要这些情况,有什么用吗?”

“不知道。”

“好吧,我告诉你,这是一个生意庙子,把信众当成生意对象,让我们花钱买迷信,你懂了吗?”

他摇摇头,不知道,他是不相信我的结论,还是表示不太懂的意思。

我继续解释到:“昨天晚上,我跟另一个人一起,跑到方丈窗外偷听,其实就已经有警觉了,今天跟你一起出来,核对了一下,就确实证明了,这是一个做生意的庙子,所以,才借故出来的,拉上你,是不忍心你这样好的人,也受骗。”

“怎么回事?”他的语气急切起?#30784;?/p>

我就把昨天晚上,我与小黄的经历,完整地给他叙述了一遍,我的怀疑,以及今天的测试,都说了。

他没插一句话,只是听。当我说完了的时候,他说到:“你就这么走了,你的包还有庙子里,那不吃亏了?”

他是个善良的人,居然此时还考虑我的包。我说到:“放心,在借故让你找我钱包的时候,我已经让小黄把我的包?#37027;?#32972;下来了。他就是前面镇上等我们,但是你的包,却?#35805;?#27861;拿了。”

“不用拿,除了书和毛巾,也没啥东西。冬天,我?#36335;?#37117;没多带。”

“但是”他终于挪开步子,一边走一边问我到:“你说的是有钱人,我这种没钱的人,也骗不了?#29238;觶?#20026;什么要我们?#20185;?#21602;?”

“你们的作?#20040;?#20102;,?#28909;?#25171;仗,再厉害的将军都需要士兵,再好看的红花也需要绿叶。你们这么多的人,显示出庙子的香火,让别人更为相信。况且,你们中的人,很多本身就?#19981;?#36855;信,他们会把菩萨的灵验,越传越神。?#25954;?#30456;信的人,听?#22235;?#20204;的话,就会确信。”

“按你的话说,我们就是演员了,只不过?#32422;?#36824;不知道。或者说,连演员都算不上,我们只是背景?”

?#25353;?#27010;?#21069;傘?#21521;师兄,你想想,假如你是一个?#25954;?#36855;信的人,看到这么多人都相信,你不动心?毕竟,你们是从集体生活出来的,你们总是相信大多数人的决定,对不对?”

他想了想,过了好一会,才说:“对的,我们像蚂蚁一样,相信领头的人,相信集体。其实,我也知道,领导也经常?#22797;?#35823;。但总觉得,不会大多数人都错吧。当然,动乱时的经历,其实也提醒过我们,有时,?#22797;?#35823;,就是大多数人。”

“向师兄,你估计,还不太相信我所说的话,或者说,不太?#25954;?#30456;信。毕竟,你付出这么多的时间?#36884;?#21147;,怎么?#25954;?#25215;认,?#32422;?#21442;与到一个骗局中呢?但是,长痛不如?#25487;矗?#20320;早一点出来,以后发现了,也觉得损失小些。毕竟,我俩是真的有缘,你这样好的人受骗,我不忍心。”

“谢谢你的好意,小庄,你们年轻人,比我们这些老人厉害多了。但是,我又不忍心,背叛张师兄,毕竟,她对?#19968;?#26159;比较相信的。”

“但是,你回不去了。”我坚决地截断了他的犹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39301998.com

?#21482;?#35831;访问:m.feizw.com
浙江体育彩票舟山飞鱼
网上买山西11选5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 双色球红球中1个蓝球多少钱 赌场大亨 篮彩胜分差投注心得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号码查询 彩票365买彩票可信吗 打麻将的人的心理 江苏快3老快3走势图 彩票合买跟单 nba名人堂 平特尾肖公式规律集合 彩票销售人员制度 上海队cba翟逸 澳洲幸运10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