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武俠仙俠 > 劍來 > 劍來最新章節列表

第四百三十一章 島上來了個賬房先生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分享到:

當顧璨哭著說完那句話后,婦人腦袋低垂,渾身顫抖,不知道是傷心,還是憤怒。

陳平安輕輕放下筷子,輕輕喊了一聲,“顧璨。”

顧璨立即擦掉眼淚,大聲道:“在!”

陳平安緩緩道:“我會打你,會罵你,會跟你講那些我琢磨出來的道理,那些讓你覺得一點都不對的道理。但是我不會不管你,不會就這么丟下你。”

陳平安始終沒有轉頭,嗓音不重,但是語氣透著一股堅定,既像是對顧璨說的,更像是對自己說的,“如果哪天我走了,一定是我心里的那個坎,邁過去了。如果邁不過去,我就在這里,在青峽島和書簡湖待著。”

顧璨破涕為笑,“好的!說話算數,陳平安你從來沒有騙過我!”

陳平安突然說道:“那今天可能要破例了。”

顧璨一下子心提到嗓子眼,剛剛略微松懈下去的身體,再度緊繃,心弦更是如此。

陳平安說道:“之前在來的路上,說在飯桌上,我只聽你講,我不會再說了。但是我吃過這碗飯,覺得又有了些氣力,所以打算再說說,還是老規矩,我說,你聽,之后你如果你想說,那就輪到我聽。不管是誰在說的時候,聽的人,講與聽的人,都不要急。”

顧璨笑容燦爛,撓撓頭問道:“陳平安,那我能回桌子嗎?我可還沒吃飯呢。”

陳平安點點頭,“多吃點,你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

顧璨抹了把臉,走到原先位置,只是挪了挪椅子,挪到距離陳平安更近的地方,生怕陳平安反悔,說話不算話,轉頭就要離開這座屋子和青峽島,到時候他好更快攔著陳平安。

然后顧璨自己跑去盛了一碗米飯,坐下后開始低頭扒飯,從小到大,他就喜歡學陳平安,吃飯是這樣,雙手籠袖也是這樣,那會兒,到了天寒地凍的大冬天,一大一小兩個都沒什么朋友的窮光蛋,就喜歡雙手籠袖取暖,尤其是每次堆完雪人后,兩個人一起籠袖后,一起打哆嗦,然后哈哈大笑,相互嘲笑。若說罵人的功夫,損人的本事,那會兒掛著兩條鼻涕的顧璨,就已經比陳平安強多了,所以往往是陳平安給顧璨說得無話可說。

陳平安看了眼顧璨,然后轉頭,對婦人說道:“嬸嬸,如果今天再有一個孩子,在門外徘徊不去,你還會開門,給他一碗飯嗎?還會故意跟他講,這碗飯不是白給的,是要用賣草藥的錢來償還的?”

婦人小心翼翼斟酌醞釀。

陳平安自顧自說道:“我覺得不太會了。”

“當然,我不是覺得嬸嬸就錯了,哪怕拋開書簡湖這個環境不說,哪怕嬸嬸當年那次,不這么做,我都不覺得嬸嬸是做錯了。”

“所以當年那碗飯,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還有讓我陳平安稍稍心安一些,覺得我不是我娘親嘴里一定不要去做的那個乞丐,而是先欠了嬸嬸的錢,吃過了飯,我肯定能還上。”

婦人轉過頭,抹了抹眼角。

陳平安心平氣和問道:“可是嬸嬸,那你有沒有想過,沒有那碗飯,我就永遠不會把那條泥鰍送給你兒子,你可能現在還是在泥瓶巷,過著你覺得很貧苦很難熬的日子。所以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們還是要信一信的。也不能今天過著安穩日子的時候,只相信善有善報,忘了惡有惡報。”

“我今天這么講,你覺得對嗎?”

婦人仍是默默垂淚,不說是與不是。

她害怕今天自己不管說了什么,對于兒子顧璨的未來來說,都會變得不好。

所以她寧肯一個字都不多說。

陳平安懂這個,所以哪怕當年顧璨說了婦人在那條小泥鰍一事上的選擇,陳平安依舊沒有半點怨恨。

應該感恩的,就感恩一輩子。

后邊發生了什么,對也好錯也好,都覆蓋不了最早的恩情,就像家鄉下了一場大雪,泥瓶巷的泥路上積雪再厚,可春暖花開后,還是那條泥瓶巷家家戶戶門口那條熟悉的道路。

唯一的不同,就是陳平安走了很遠的道路,學會了不以自己的道理,去強求別人。

所以他今天先前在飯桌上,愿意仔細聽完顧璨所有的道理,小鼻涕蟲如今所有的內心想法。

陳平安擠出一個笑臉,“嬸嬸你放心,我不會強行要顧璨學我,不用這樣,我也沒這個本事,我就是想要試試看,能不能做點什么,做點我和顧璨在如今都覺得‘沒錯’的事情。我留在這里,不耽誤顧璨保護你,更不會要你們放棄現在來之不易的富貴。”

陳平安問道:“可以嗎?”

婦人神色猶豫不決,最后仍是艱難點頭。

陳平安就那么坐著,沒有去拿桌上的那壺烏啼酒,也沒有摘下腰間的養劍葫,輕聲說道:“告訴嬸嬸和顧璨一個好消息,顧叔叔雖然死了,可其實……不算真死了,他還在世,因為成為了陰物,但是這終究是好事情。我這趟來書簡湖,就是他冒著很大的風險,告訴我,你們在這里,不是什么‘萬事無憂’。所以我來了。我不希望有一天,顧璨的所作所為,讓你們一家三口,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團團圓圓的機會,哪天就突然沒了。我爹娘都曾經說過,顧叔叔當初是我們附近幾條巷子,最配得上嬸嬸的那個男人。我希望顧叔叔那么一個當年泥瓶巷的好人,能夠寫一手漂亮春聯的人,一點都不像個莊稼漢子、更像讀書人的男人,也傷心。”

婦人捂住嘴巴,眼淚一下子就決堤了。

這一次,是最真心真意的,最無關對錯的。

陳平安緩緩道:“嬸嬸,顧璨,加上我,我們三個,都是吃過別人不講道理的大苦頭的,我們都不是那些一下生下來就衣食無憂的人,我們不是那些只要想、就可以知書達理的人家。嬸嬸跟我,都會有過這輩子差點就活不下去的時候,嬸嬸肯定只是為了顧璨,才活著,我是為了給爹娘爭口氣,才活著,我們都是咬著牙齒才熬過來的。所以我們更知道不容易三個字叫什么,是什么,話說回來,在這一點上,顧璨,年紀最小,在離開泥瓶巷后,卻又要比我們兩個更不容易,因為他才這個歲數,就已經比我,比他娘親,還要活得更不容易。因為我和嬸嬸再窮,日子再苦,總還不至于像顧璨這樣,每天擔心的,是死。”

“但是這不妨礙我們在生活最艱難的時候,問一個‘為什么’,可沒有人會來跟我說為什么,所以可能我們想了些之后,明天往往又挨了一巴掌,久了,我們就不會再問為什么了,因為想這些,根本沒有用。在我們為了活下去的時候,好像多想一點點,都是錯,自己錯,別人錯,世道錯。世道給我一拳,我憑什么不還世道一腳?每一個這么過來的人,好像成為當年那個不講理的人,都不太愿意聽別人為什么了,因為也會變得不在乎,總覺得一心軟,就要守不住現在的家當,更對不起以前吃過的苦頭!憑什么學塾先生偏愛有錢人家的孩子,憑什么我爹娘要給街坊瞧不起,憑什么同齡人買得起紙鳶,我就只能眼巴巴在旁邊瞧著,憑什么我要在田地里累死累活,那么多人在家里享福,路上碰到了他們,還要被他們正眼都不瞧一下?憑什么我這么辛苦掙來的,別人一出生就有了,那個人還不知道珍惜?憑什么別人家里的每年中秋節都能團圓?”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我也不知道一百年前,一萬年前,是怎么樣的,我更不知道這個世道到底是變好了,還是變壞了。我讀了很多書,知道了一些道理,可我知道越多,我就越不敢肯定,自己想出來的道理,是不是就一定對了,就一定能夠讓自己和身邊的人,把日子過得更好。在到了這里之前,在一個小女孩身邊,我覺得是可以把日子過得更好的,可是看到顧璨之后,我覺得可能是我錯了,那個小女孩只是跟我身邊,才可以活得稍微好一些,并不就一定是因為我教她那些道理,讓她活得更輕松,更好。”

“誰不想活下去,好好活著,都想每一個明天,都比今天更好一些?我也想啊,在泥瓶巷的時候想,在去大隋書院的路上,去老龍城,去倒懸山,去桐葉洲,去藕花福地,再去家鄉的路上,都想,一直在想!可天底下沒有最高的道理,總該有最低的對錯是非吧?我們哪怕為了活下去,做了很多很多不得不做的事情,總還是有對有錯吧?”

顧璨停下筷子,陷入深思。

婦人看了看陳平安,再看了看顧璨,“陳平安,我只是個沒讀過書、不認識字的婦道人家,不懂那么多,也不想那么多,更顧不了那么多,我只想顧璨好好活著,我們娘倆好好活著,也是因為是這么過來的,才有今天這個機會,活著等到你陳平安告訴我們娘倆,我丈夫,顧璨他爹,還活著,還有那個一家團圓的機會,陳平安,我這么說,你能夠理解嗎?不會怪我頭發長見識短嗎?”

陳平安點頭道:“可以理解,不會怪嬸嬸的。”

婦人看著陳平安的眼睛,她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喝完,又倒了一杯,再喝完,“你來找璨兒,不管你說了什么,璨兒都是很開心的,我要喝一杯,你告訴我們這個消息,我也要喝一杯,都高興。”

婦人又倒了第三杯酒,喝完后,淚眼婆娑道:“見到你陳平安,長高了,長大了,平平安安的,嬸嬸更要喝一杯,就當替你爹娘也感到高興了。”

陳平安去拿起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仰頭喝完。

————

池水城高樓內,崔瀺嘖嘖道:“頭發長見識短?這個泥瓶巷婦人,不是一般厲害了。難怪能夠跟劉志茂合伙,教出顧璨這么個家伙來。”

在陳平安跟隨那兩輛馬車入城期間,崔東山一直在裝死,可當陳平安露面與顧璨相見后,其實崔東山就已經睜開眼睛。

之后一切,與崔瀺一樣,崔東山都看在了眼里,聽在耳中。

崔瀺微笑道:“陳平安所說,只是徒勞罷了。哪怕同樣是泥瓶巷出身,起先一樣知道苦頭的滋味。可如今顧璨和陳平安,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不單單是立場不同而已,還有以何種眼光看待這個世界的……最根本脈絡,大不相同。陳平安能夠對顧璨感同身受,那只是因為陳平安走了更遠的道路,顧璨卻沒有,對于他來說,家鄉泥瓶巷,再到書簡湖,就是整個江湖和天下了。更何況,顧璨秉性如此,喜歡鉆牛角尖,天生容易走極端。別說是陳平安,就算是顧璨的父親顧韜,現在站在陳平安那個位置上,一樣擰不過來顧璨的性情了。好玩的地方,恰好在此,顧璨的極端,讓他對陳平安感情極深,所以才說了出那句‘你就算打死我,我也絕不還手’,這可是這混世魔王的心里話,多難得?陳平安知道,所以他才會更加痛苦。陳平安甚至親耳聽說過當年那個將死之人的劉羨陽,臨死之前,劉羨陽沒有任何怪陳平安的念頭,反而只是對他說了一句,‘陳平安,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啊’,所以現在的陳平安就更痛苦了。”

“人性便是如此,井底之蛙,也會鼓腹鳴不平,一個越是離開了井底的人,對下邊的人,說任何道理,對于還留在井底的人來說,都是空談。因為內心深處,會不斷告訴自己,你那些道理,是陽春白雪,不是泥濘里打滾的人應該聽的,聽了,真聽進去了,就是找死。不過陳平安已經意識到這一點了。”

“所以去往顧璨府邸的那一路所講,與吃完那碗飯后飯桌上所講,已經是天壤之別。只可惜顧璨當初在泥瓶巷,年紀還是太小,既沒有真真切切看到陳平安如他這般大歲數的境遇,更沒有親眼看到陳平安這一路遠游,所遭受的苦難和煎熬。顧璨眼中看到的,是陳平安背了一把劍,給了小泥鰍一枚玉佩,是懂了那么多道理之后的陳平安,至于為何陳平安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他不懂,這個孩子也未必愿意真的去弄懂。反觀陳平安,他愿意去多想一想,再多想一想,所以就只能夠讓一團亂麻越來越亂。假若兩個人顛倒過來,位置對調,陳平安是以顧璨的性格,走了很遠,留在青峽島的顧璨是陳平安的性格,然后茍活了下來,今天都不是這么個死局。不過如此一來,我們根本就不會坐在這里。”

崔瀺對崔東山說道:“其實你的先生,已經做得相當不錯了。”

崔東山板著臉,“你這雙老狗眼里頭,如今還能看到美好的東西?”

崔瀺不以為意,微笑道:“這趟登上青峽島,陳平安做得最漂亮的地方,在于兩個說法,四個字,是你這個小兔崽子與我說過的,正是人情二字之上的出劍……切斷與圈定。”

“樓船上,先將陳平安和顧璨他們兩人僅剩的共同點,拿出來,擺在兩個人眼前放著。不然在樓船上,陳平安就已經輸掉,你我就可以離開這座池水城了。那就是先試探那名刺客,既是為了盡量更多了解書簡湖的人心,更是為了最后再告訴顧璨,那名刺客,在哪里都該殺,并且他陳平安愿意聽一聽顧璨自己的道理。一旦陳平安將自己的道理拔得太高,刻意將自己放在道德最高處,試圖以此感化顧璨,那么顧璨可能會直接覺得陳平安都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陳平安,萬事休矣。”

“下船后,將那塊文廟陪祀圣人的玉佩,放在身為元嬰修士、眼界足夠高的劉志茂眼前,讓這位截江真君不敢出來攪局。”

“到了餐桌上,吃過飯,再將身為顧璨之母的婦人摘出來,不讓她太過干涉自己、影響顧璨。”

“不然,這就是一團漿糊,加入他陳平安后,只會更亂。”

崔東山冷笑道:“就算是這樣,有用嗎?不還是個死局?”

崔瀺點頭道:“可是陳平安只要過不去心里的坎,接下來做什么,都是新的心結,哪怕顧璨愿意低頭認錯,又如何?畢竟又那么多枉死的無辜之人,就會像陰魂不散的孤魂野鬼,一直在陳平安心扉外邊,使勁敲門,大聲喊冤,日日夜夜,責問陳平安的……良知。第一難,難在顧璨愿不愿意認錯。第二難,難在陳平安如何一個個捋清楚書上讀來的、別人嘴里聽來的、自己琢磨出來的那么多道理,找出自己道理中的那個立身之本,第三難,難在知道了之后,會不會發現其實是自己錯了,到底能否堅守本心。第四難,難在陳平安如何去做。最難在三四。第三難,他陳平安就注定過不去。”

崔東山直接詢問陳平安的最后一個心關,“第四難?”

崔瀺看似故弄玄虛道:“難在有無數難。”

崔東山報以冷笑。

崔瀺不以為意,“如果陳平安真有那本事,置身于第四難當中的話,這一難,當我們看完之后,就會明明白白告訴我們一個道理,為什么世上會有那么多蠢人和壞人了,以及為什么其實所有人都知道那么多道理,為何還是過得比狗還不如。然后就變成了一個個朱鹿,咱們大驪那位娘娘,杜懋。為什么我們都不會是齊靜春,阿良。不過很可惜,陳平安走不到這一步,因為走到這一步,陳平安就已經輸了。到時候你有興趣的話,可以留在這里,慢慢觀看你那個變得形銷骨立、心神憔悴的先生,至于我,肯定早就離開了。”

崔東山哦了一聲,“你離開這里,是急著去投胎嗎?”

崔瀺哈哈大笑,伸出一根手指,點了點崔東山,“你得學學你家先生,要學會心平氣和,學會制怒,才能克己。”

崔瀺重新望向地上的那幅畫卷,“我覺得顧璨依舊是連錯都不會認,你覺得呢?”

崔東山重新閉上眼睛,不是什么裝死,而是有些像是等死。

崔瀺則自言自語道:“都說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有些是人不在,酒席還擺在那里,只等一個一個人重新落座,可青峽島這張桌子,是哪怕人都還在,其實筵席早已經散了,各說各的話,各喝各的酒,算什么團圓的筵席?不算了。”

————

陳平安給顧璨領著去了一間富麗堂皇的屋子,不是獨門獨院。

就在顧璨幾處偶爾會住上一住的一間屋子隔壁。

陳平安讓顧璨去陪娘親多聊聊。

顧璨關上門后,想了想,沒有去找娘親,而是一個人去散心,很快身后跟著那條小泥鰍。

它以心湖聲音告訴顧璨:“劉志茂見著了那塊玉牌后,一開始不相信,后來確認真假后,好像嚇傻了。”

顧璨在心湖笑著回答它:“我就說嘛,陳平安一定會很了不起的,你以前還不信,咋樣?現在信了吧。”

它輕輕嘆息。

顧璨很想現在就去一拍掌拍死,那個已經被關押在水牢的金丹婦人。

但與陳平安聊完之后,知道自己拍死了那個朱熒王朝的刺客,毫無意義,于事無補。

陳平安生氣的地方,不在她們這些刺客身上。

不是那些敵對的修士身上,而在那些死在小泥鰍嘴中的開襟小娘、各個島嶼上被牽連被相當于“誅九族”的螻蟻身上。

在一個個像是當年的泥瓶巷鼻涕蟲、龍窯學徒身上。

顧璨突然問道:“我有些話,想跟陳平安說說看,可我現在去找他,合適嗎?”

以少女姿容現身的它直撓頭,這是顧璨跟陳平安學

的,它則是跟顧璨學的。

顧璨笑道:“傻里傻氣的。”

它趕緊收回手,赧顏而笑。

顧璨大手一揮,“走,他是陳平安唉,有什么不能講的!”

顧璨環顧四周,總覺得面目可憎的青峽島,在那個人到來后,變得嫵媚可愛了起來。

如果哪天陳平安不生氣了,還愿意留在他的新家里,那么這里肯定就是天底下最風光秀美的地方了!

回到了那間屋子外邊,不等顧璨敲門,陳平安就已經說道:“進來吧。”

顧璨發現陳平安站在書房門口,書案上,擺了筆紙,一把刻刀和一堆竹簡。

陳平安好像是想要寫點什么?

在顧璨返回之前。

陳平安在自省,在嘗試著真正設身處地,站在顧璨的位置和角度,去看待這座書簡湖。

陳平安試圖回到最開始的那個節點。

從講一個最小的道理開始。

這是順序學說的第一步,分先后。

陳平安知道“自說自話”,行不通。

兩個人坐在客廳的桌子上,四周架子,擺滿了琳瑯滿目的珍寶古玩。

那些,都是顧璨為陳平安精心挑選和準備的。

按照顧璨最早的想法,這里本該站滿了一位位開襟小娘,然后對陳平安來一句,“怎么樣,當年我就說了,總有一天,我會幫你挑選十七八個跟稚圭那個臭娘們一樣水靈好看的姑娘,現在我做到了!”

只是現在顧璨當然不敢了。

顧璨坐下后,開門見山道:“陳平安,我大致知道你為什么生氣了。只是當時我娘親在場,我不好直接說這些,怕她覺得都是自己的錯,而且哪怕你會更加生氣,我還是覺得那些讓你生氣的事情,我沒有做錯。”

陳平安輕聲道:“都沒有關系,這次我們不要一個人一口氣說完,我慢慢講,你可以慢慢回答。”

顧璨點頭。

陳平安突然說道:“顧璨,你會不會覺得很失望?”

顧璨搖頭道:“我不愛聽任何人跟我講道理,誰敢在我面前嘮叨這些,以往我要么打他,要么打死他,后者多一些。反正這些,你早晚都會知道,而且你自己說的,不管怎么樣,都要我說實話,心里話,你可不能因為這個生我的氣。”

陳平安點點頭,問道:“第一,當年那名應該死的供奉和你大師兄,他們府邸上的修士、仆役和婢女。小泥鰍已經殺了那么多人,離開的時候,仍是全部殺了,這些人,不提我是怎么想的,你自己說,殺不殺,真的有那么重要嗎?”

顧璨果真實話實說,“沒那么重要,但是殺了,會更好。所以我就沒攔著小泥鰍。在這座書簡湖,這就是最正確的法子。要殺人,要報仇,就要殺得敵人寸草不生,一座島嶼都給鏟平了,不然后患無窮,在書簡湖,真有很多當時的漏網之魚,幾十年或是幾百年后,突然就冒出頭,反過來殺了當年那個人的全家,雞犬不留,這很正常。我已經做好了哪天被人莫名其妙殺死的準備,到了那個時候,我顧璨根本不會跪地求饒,更不會問那些人到底是誰,為什么要殺我。所以我今年已經開始去準備如何安置好我娘親的后路,想了很多,但是暫時都不覺得是什么萬全之策,所以我還在想。反正天底下我在乎的人,就我娘親,你陳平安,當然,如今還要加上我那個已經是陰物鬼魅的爹,雖然我對他沒有任何記憶。只要知道你們三個,不會因為我而出事情后,我就算哪天死了,死了也就死了,絕不后悔!”

陳平安認真聽顧璨講完,沒有說對或是錯,只是繼續問道:“那么接下來,當你可以在青峽島自保的時候,為什么要故意放掉一個刺客,故意讓他們繼續來殺你?”

顧璨說道:“這也是震懾壞人的方法啊,就是要殺得他們心肝顫了,嚇破膽,才會絕了所有潛在敵人的小苗頭和壞念頭。除了小泥鰍的打架之外,我顧璨也要表現出比他們更壞、更聰明,才行!不然他們就會蠢蠢欲動,覺得有機可乘,這可不是我瞎說的,陳平安你自己也看到了,我都這么做了,小泥鰍也夠兇狠了吧?可直到今天,還是有朱熒王朝的刺客不死心,還要來殺我,對吧?今天是八境劍修,下一次肯定就是九境劍修了。”

陳平安想了想,用手指在桌上畫出一條線,自言自語道:“按照你的這條來龍去脈,我現在有些懂你的想法了,嗯,這是你顧璨的道理,并且在書簡湖講得通,雖然在我這里,不通,但是天底下不是所有道路,都給我陳平安占了的,更不是我的道理,就適合所有人所有地方的,所以我還是不判斷我們兩個誰對誰錯。那么我再問你一個問題,如果在不會傷害你和嬸嬸的前提下……算了,按照你和書簡湖的這條脈絡,行不通的。”

顧璨一頭霧水,陳平安這都沒講完想法,就已經自己把自己否定了?

天底下有這么跟人講道理的嗎?

與人吵架,或是換種好聽的說法,與人講道理,難道不就是為了讓處處占理、寸土不讓,用嘴巴說死對方嗎?這就跟打架就要一口氣打死對方一樣的嘛。

然后顧璨忍不住笑了起來,只是很快使勁讓自己繃住。這會兒要是敢笑出聲,他怕陳平安又一巴掌摔過來,他顧璨還能還手不成?

還不是只能受著。

再說了,給陳平安打幾巴掌,顧璨半點生氣都沒有。

天底下連娘親都不會打他顧璨。

只有陳平安會,不是討厭他顧璨,而是真心疼了,真氣壞了,真失望了,才會打他的那種。

顧璨在泥瓶巷那會兒,就知道了。

顧璨為什么在什么狗屁的書簡湖十雄杰當中,真正最親近的,反而是那個傻子范彥?

就在于范彥這種真正缺心眼缺根筋的傻子,才能夠說出那種“給娘親輕輕打在身上,我反而有些心疼了”的傻話。

當下,那條小泥鰍臉上也有些笑意。

不管怎么樣,陳平安都沒有變。

哪怕我顧璨自己已經變了那么多,陳平安還是那個陳平安。

這會兒陳平安沒有急著說話。

先前在書桌那邊,準備提筆寫字的時候,他就想到了自己曾經對裴錢說過的一件事,是關于三月鯽和三春鳥的事情。陳平安當時給裴錢解釋,那是一個吃飽飯、暖穿衣的人,很珍貴的善心,可是卻不能去與一個快餓死的人,去說這些個慈悲心腸,不占理。人之所以為人,連將死之人都不憐憫,就跳過去,憐憫鳥與蛙,按照文圣老先生教給陳平安的順序學說,這是不對的。

那么當陳平安將自己說過的這番話,放在了在書簡湖和青峽島,就是如此。

這不是一個行善不行善的事情,這是一個顧璨和他娘親應該如何活下去的事情。

所以陳平安這才驀然開始自省。

對錯分先后。

審大小。

定善惡。

一個步驟都不能隨便跳過,去與顧璨說自己的道理。

若是自己都沒有想明白,沒有想徹底清楚,說什么,都是錯的,即便是對的,再對的道理,都是一座空中閣樓。

想到了那個自己講給裴錢的道理,就自然而然想到了裴錢的家鄉,藕花福地,想到了藕花福地,就難免想到當年心神不寧的時候,去了狀元巷附近的那座心相寺,見到了寺廟里那個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最后想到了那個不愛說佛法的老和尚臨死前,他與自己說的那番話,“萬事莫走極端,與人講道理,最怕‘我要道理全占盡’,最怕一旦與人交惡,便全然不見其善。”

最后便陳平安想起了那位醉酒后的文圣老先生,說“讀過多少書,就敢說這個世道‘就是這樣的’,見過多少人,就敢說男人女人‘都是這般德行’?你親眼見過多少太平和苦難,就敢斷言他人的善惡?”

所以在顧璨來之前,陳平安開始提筆寫字,在兩張紙上分別寫了“分先后”、“審大小”。

兩張并排放著,并沒有去拿出第三張紙,寫“定善惡”。

在寫了“分先后”的第一張紙上,陳平安開始寫下一連串名字。

顧璨,嬸嬸,劉志茂,青峽島首席供奉,大師兄,金丹刺客……最后寫了“陳平安”。

寫完之后,看著那些連名字都沒有的供奉、大師兄、刺客等,陳平安開始陷入沉思。

然后顧璨就來了。

只好放下筆,起身離開書案。

這會兒顧璨看到陳平安又開始發呆。

顧璨便不吵他,趴在桌上,小泥鰍猶豫了一下,也壯著膽子趴在顧璨身邊。

兩顆腦袋,都看著那個眉頭緊皺的陳平安。

其實這條小泥鰍,很好奇這個本該成為自己主人的陳平安。

在顧璨內心最深處,竟然會存著那么一個匪夷所思的念頭,若是哪天顧璨自己的本事足夠高了,那就將它還給陳平安。

要知道哪怕是呂采桑這樣被顧璨認可的朋友,撐死了就是哪天呂采桑給人打殺,他顧璨幫著報仇就算很講朋友義氣了。

顧璨趴在那兒,問道:“陳平安,當年我娘親那碗飯,不就是一碗飯嗎?你去敲開別人家的門,求著街坊鄰居,也不會真的餓死吧?”

陳平安點點頭,“所以我會更加感激嬸嬸。”

顧璨問道:“就因為那句話?”

陳平安緩緩道:“你忘了?我跟你說過的,我娘親只讓我這輩子不要做兩件事,一件事是乞丐,一件事是去龍窯當窯工。”

顧璨嘆了一口氣。

顧璨又問:“現在來看,就算我當時沒有送你那本破拳譜,可能沒有撼山拳,也會有什么撼水拳,撼城拳吧?”

陳平安還是點頭,不過說道:“可道理不是這么講的。”

這個世道給予你一份善意,不是這個有一天當世道又給予我惡意之后,哪怕這個惡意遠遠大于善意,我就要全盤否定這個世界。那點善意還在的,記住,抓住,時時記起。

這就是崔東山提起過的脈絡障。每一個對對錯錯,單獨存在,就像道祖觀道的那座蓮花小洞天,小一點說,每一次對錯是非,大一點講,就是每一門諸子百家的學問,就是每一株浮出水面的蓮花,雖然池塘下邊泥土里,有著復雜的藕斷絲連,相互盤繞,可若是連上邊那么明顯的蓮花蓮葉都看不清楚,還怎么去看水底下的真相。

顧璨笑道:“陳平安,你咋就不會變呢?”

陳平安想了想,“可能是我比你運氣更好,在一些很重要的時刻,都遇到了好的人。”

顧璨使勁搖頭,“可不是這樣的,我也遇到你了啊,當時我那么小。”

顧璨抽了抽鼻子,“那會兒,我每天還掛著兩條鼻涕呢。”

陳平安皺起了臉,似乎是想要笑一下。

顧璨找了個由頭,拉著小泥鰍走了。

等到房門關上后,不斷遠去的腳步越來越輕微,陳平安的面容和精氣神便一下子垮了,很久之后,抹了一把臉,原來沒有眼淚。

陳平安輕輕呼出一口氣,走回書房,坐在書案前。

又站起身,陳平安將那把劍仙摘下,養劍葫也摘下,都放在書案一邊。

在“審大小”那一張紙上,寫下四行字。

一地鄉俗。

一國律法。

一洲禮儀。

天下道德。

陳平安寫完之后,神色憔悴,便拿起養劍葫,喝了一口酒,幫著提神。

然后在一地鄉俗之后,又寫下書簡湖三個字。

————

顧璨回到自己房間,里邊有三位開襟小娘,一個是池水城范彥送來的,她是石毫國落難的官宦子女,一個是素鱗島上整座師門被青峽島剿滅后,給顧璨強擄過來的,一個是蜀哭島上的外門弟子,她自己要求成為開襟小娘的。

顧璨坐在桌旁,單手托著腮幫,讓三位開襟小娘站成一排,問道:“小爺我要問你一個問題,只要照實回答,都有重賞,敢騙我,就當是小泥鰍今天的開胃小菜好了。至于照實回答之后,會不會惹惱小爺,嗯,以前難說,今天不會,今天你們只要說實話,我就開心。”

三位姿色各異卻都頗為嬌艷動人的開襟小娘,戰戰兢兢,不知道這個性情難料的小主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顧璨問道:“你們覺得成為了開襟小娘,是一種好事還是壞事,好,有多好,壞,有多壞?”

那位蜀哭島外門弟子的開襟小娘,立即說道:“回稟少爺,對奴婢來說,這就是天大的好事,整座蜀哭島,不但就奴婢活了下來,而且還不用每天擔驚受怕,少爺不會肆意欺辱、打殺我們,少爺你是不知道,如今多少書簡湖年輕女修,想要成為少爺身邊的丫鬟。”

第二位石毫國世族出身的年輕女子,猶豫了一下,“奴婢覺得不好也不壞,到底是從世族嫡女淪為了奴婢,可是比起去青樓當花魁,或是那些粗鄙莽夫的玩物,又要好上許多。”

最后一位開襟小娘,是素鱗島島主的嫡傳弟子,冷著臉道:“我恨不得將少爺千刀萬剮!”

顧璨沒有絲毫動怒,問道:“素鱗島怎么都是要被滅的,膽敢暗中勾結其余八座大島,試圖圍攻我們青峽島,你們師門是怎么死的,知道嗎?是蠢死的,九座大島里邊,就你們素鱗島離著我們青峽島最近,行事還那么跳。你的那個大師兄,是如何成為了青峽島的末等供奉?你真不知道?你恨我一個外人做什么?就因為我和小泥鰍殺的人多了些?可你恨也行,可好歹還是應該稍稍感激我救了你吧?不然你這會兒可就是你大師兄的胯下玩物了,他如今逐漸顯露出來的那些床笫癖好,你又不是沒聽說過。”

那位開襟小娘咬牙切齒道:“感激?我恨不得把你顧璨的那對眼珠子當做下酒菜!”

顧璨嘿了一聲,“以前我瞧你是不太順眼的,這會兒倒是覺得你最有意思,有賞,重重有賞,三人當中,就你可以拿雙份賞賜。”

顧璨揮揮手,“都退下吧,自個兒領賞去。”

顧璨輕聲問道:“小泥鰍,你覺得我錯了嗎?”

小泥鰍坐在他身邊,柔聲道:“沒呢,我覺得主人和陳平安都沒有錯,只是陳平安更……對一些?但是這也不能說主人就錯了嘛。”

顧璨轉頭笑道:“小泥鰍,你以前腦子都不好使唉,今兒咋這么靈光啦?”

小泥鰍突然有些沒精打采,“主人,對不起啊。”

顧璨哈哈大笑,“對不起個啥,你怕陳平安?那你看我怕不怕陳平安?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我都沒覺得不好意思,你對不起個什么?”

小泥鰍搖頭晃腦,開心起來。

顧璨雙手環胸,挑眉道:“我連娘親都不怕,天大地大,就只怕陳平安一個人,我覺得咱們倆已經很英雄好漢了。”

顧璨突然耷拉著腦袋,“小泥鰍,你說陳平安干嘛不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呢?要跟我嘮叨那么多我肯定不會聽的道理呢?”

小泥鰍使勁搖頭。

顧璨伸出一根手指,“所以說你笨,我是知道的。”

顧璨自言自語道:“陳平安,又在犯傻了,想要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送給我。可是這一次,不是吃的穿的好玩的,所以我不太愿意收下了。”

小泥鰍身體前傾,伸出一根手指,輕輕撫平顧璨的緊皺眉頭。

————

拂曉時分,天邊漸漸泛起魚肚白。

一宿沒睡的陳平安關上門,離開屋子,走出府邸,想要出去散散步。

一襲墨青色蟒袍的顧璨很快追上來。

青峽島附近的湖水中,現出真身的小泥鰍在緩緩游曳。

陳平安說道:“我昨天說了那么多,是想要你認錯,后來發現很難,沒關系。我今天接下來要說的,希望你能夠記住,因為我不是在說服你,我只是給你說一些你可能沒有想到的可能性。你不愿意聽,先記著,說不定哪天就用得著了。做得到嗎?”

顧璨點頭道:“沒問題,昨天那些話,我也記在心里了。”

陳平安手中拎著一根樹枝,輕輕戳著地面,緩緩而走,“天底下,不能人人都是我陳平安,也不能人人都是顧璨,這都是不對的。”

“正是因為世上還有這樣那樣的好人,有很多我們看見了、還有更多我們沒有看見的好人,才有我和顧璨今天的活著,能夠昨天坐在那里,講一講我們各自的道理。”

“說這些,不是證明你顧璨就一定錯了,而是我希望你對這個世界,了解更多,知道更多,江湖不止是書簡湖,你總有一天,是要離開這里的,就像當年離開家鄉小鎮。”

說到這里,陳平安走出白玉石板小路,往湖邊走去,顧璨緊隨其后。

陳平安蹲下身,以樹枝作筆,在地上畫了一個圈,“我與你說一個我瞎琢磨想出來的道理,還不完善。是因為在桐葉洲,聽一個江湖上遇到的好朋友,第

一次無意間聽說書院賢人、君子和圣人的劃分之后,才延伸出來的想法。”

顧璨嘀咕道:“我為啥在書簡湖就沒有遇到好朋友。”

顧璨恨不得陳平安在天底下只有他一個朋友。

陳平安笑了笑,在所畫小圓圈里邊寫了兩個字,賢人。“如何成為七十二書院的賢人,書院是有

章節不完整?請百度搜索飛su中wen網 feisuzhongwen閱讀完整章節 或訪問網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飛suzhongwen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39301998.com

手機請訪問:http://m.feizw.com
浙江体育彩票舟山飞鱼